《人民的名义》再被诉抄袭,爆款剧屡被起诉,是真侵权还是被“碰

《人民的名义》是2017年当之无愧的剧王,却在播出不久后,先后被两个作家诉诸侵权。火了之后被诉侵权的事件时有发生,这似乎已经成了大部分国产爆款剧都难逃的宿命。

抄袭在如今的国产剧市场,已是老生常谈的话题,抄多抄少需进一步定论。但有些剧明明是实实在在抄了的,却因为有粉丝支持,即使被法律判定抄袭后,也敢挺直腰板只赔钱,不道歉;有的明明是辛辛苦苦的原创,却也能被“碰瓷”说成是抄袭。

《人民的名义》如今看来,便是后者。

二度被判败诉后又上诉,《人民》清者自清

《人民的名义》第一次被起诉,是2017年11月,起诉人刘三田认为《人民的名义》中有关“政府内部反腐”、“腐败集团反击”等情节高度雷同其作品《暗箱》,索赔经济损失1800万元。

对于很多网友所说的“碰瓷”,刘三田坚持否认,他声称自己本是中央电视台媒体从业人员,先后担任过《女友》首席记者、中国新闻社《视点》月刊主编等,如今已经五十多岁高龄,不在乎出名。

再加上《暗箱》连载于2004年~2009年,2011年1月正式出版发行,而《人民的名义》则是2015年开始创作的,一时之间,谁是谁非难以定夺。

对此,《人民的名义》编剧周梅森态度坚决,并表示:

我一辈子最恨的就是抄袭、模仿。《人民的名义》纯属我个人创作,我阅读的范围、时间和经历都非常有限,我不知道《暗箱》是一部什么样的小说。所谓抄袭的说法不值一驳,我保留反诉的权利。

最终通过一系列的审判,刘三田方表示愿意给被告一个调解的机会,周梅森却以双方意愿相差悬殊为由当庭拒绝调解。最终,审判长放弃调解宣布休庭,只是宣判结果一直未曾对外公布。

无独有偶,在差不多同一时间段,《人民的名义》被另一个作家李霞起诉,认为其涉嫌抄袭自己的作品《生死捍卫》,索赔110万元。

只是在法院深入调查后,认为李霞提出的相关问题并不成立,两本书在角色设置、人物关系和情节等方面,都没有实质性的相似或相同。李霞不仅败诉,还被法院要求承担案件受理费14700元。

不过,在一审败诉三个月后,李霞再次上诉。请求撤销一审判决、改判支持其全部诉讼请求。北京知识产权法院18日通报,已受理该案。

如果说,刘三田是基于作品本身有所顾虑,试图用法律捍卫自身合法权益,最后经过审判,尊重事实;那么一审被全部驳回,且要承担诉讼费的李霞,的确有要咬住《人民的名义》不放,试图博得关注的“碰瓷”嫌疑。

抄袭是爆款剧原罪,口水比法律更具影响力

当然,并不是所有的爆款剧在面对抄袭质疑时,都能做到清者自清,一路硬气。更多的是顶风作案,明知侵权也要坚持抄袭。

两年前的两会上,全国政协委员、著名小品演员巩汉林曾表示:“抄袭的剧就不能让它播出!”很显然,这个提议没能得到践行,抄袭剧依然层出不穷,且傲视电视剧市场。

有一类爆款IP剧,抄得表里如一、明目张胆,代表作有《花千骨》、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、《锦绣未央》等。

这类剧在还没有影视化之前的小说阶段,就已深陷抄袭漩涡。

《花千骨》原著作者fresh果果发博承认自己确有抄袭行为,在向公众致歉的同时,坦诚被发现反而卸下了心里的包袱;

《三生三世》遭网友调色盘打脸,原作者唐七承认“借鉴”,但态度仍然非常强硬;

《锦绣未央》被数名作家联合起诉,举报它是复制粘贴200多部作品拼凑而成。

但碍于原著有强大的读者基础,制作方仍然愿意投资,并请来当红明星坐镇,最后清一色的收获不菲成绩。

另一类爆款剧,则是打着致敬经典的名义,明修栈道暗度陈仓,最著名的代表人物便是于正。他的《宫》三部曲,多次被多方质疑抄袭,从人物设定到故事情节,甚至台词都有其他作品的影子。

《宫锁心玉》被指模仿《梦回大清》;《宫锁珠帘》太像《金枝欲孽》;《宫锁连城》简直堪称翻版《梅花烙》。

不过,致敬始终是抄袭者自己的“美言”,被侵权的原作者只感觉到了被利用,丝毫没有被致敬的喜悦。于是琼瑶阿姨一纸诉状将于正告上法庭,获赔500万,于正也在法院的强制要求下,向琼瑶道歉。

还有一类爆款剧更加道貌岸然,面子工程做得十分漂亮,明明是抄袭却显得比原著还要高风亮节,高不可攀。

比如:《甄嬛传》、《如懿传》,用大体量的制作成本,打造精美的服化道,再加上演员卓越的演技,获得一片赞誉,以致于原作者的控诉维权显得微不足道,甚至更像是“碰瓷”之举。

质疑《甄嬛传》和《如懿传》有抄袭自己小说作品嫌疑的作者“匪我思存”,甚至因为多次申诉,被一些网友嘲讽:“为什么每次都是这个作者在蹦跶,她就写得这么好嘛,大家只抄她的。”人微言轻的原作者就这样从受害者,成了不懂得变通,专找麻烦,有“碰瓷”嫌疑的加害者。

爆款剧天生具有优势,无论是来自资本的保护,还是主演粉丝的支持,都是被侵权者难以匹敌的。维权往往石沉大海,就算有幸通过法律途径胜诉,财大气粗有名气的侵权者多半也只会拿钱了事,不公开道歉。

在这场诸多因素影响下的名誉战里,大众的口水,往往看上去比法律判决的影响,更加有力。

抄袭泛滥,究竟该谁来背锅?

这种“越抄越火,越火越抄”的畸形现象,时至今日仍没有得到解决,究其原因是多方面的。

首先,是来自作者本人,作为文字创作者,无法对自己的作品负责。

大部分爆款剧改编自网文,而网络小说的文学性普遍较低,以言情爽文为主,且作者没有水平限制,无论是中文系博士毕业,还是大学没毕业的临时写手,都可以通过网络自由创作。当自身水平无法达到要求时,在没有约束力时便会模仿、抄袭和窃取他人的文字成果。

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抄袭调色盘

其次,是资本市场对于赚“快钱”的热衷。

投资商的本质目的就是赚钱,影视作品只是他们获利的工具,无论这个工具在外界看来是好是差,都与他们无关,只要能挣钱就好。

阅文集团作为IP存储量最大的平台之一,在历经了《花千骨》、《三生三世》以及《楚乔传》等剧的抄袭事件后,给出的回应也只是“秉承着对作家负责、对作品负责的态度,阅文集团将持续跟进该事件,谨慎调查,严肃对待”。然而,最终并没有什么结果出现。

第三,与国内目前的法律规范力度有关。

IP抄袭之所以能够有恃无恐,归根结底是目前“抄袭成本低且代价小,维权难度大且成本高”所致。

就连在文坛颇负盛名的琼瑶阿姨,在状告于正《宫锁连城》侵权时,都展开了8个月的维权拉锯战。在网文圈已有一席之地的匪我思存,尚且被口水仗弄得精疲力尽,诉无可诉。更遑论其他还没有名气的小作者,更多时候不过是陪跑,惊不起一丝浪花。

最后,便是观众版权意识的薄弱,以及粉丝的无脑助推。

吃瓜群众觉得抄不抄或者抄谁,跟自己关系不大,只要有剧可追就行。粉丝更加极端,不仅坚决否认抄袭,还要和原作者打舆论战,试图将黑说成白,洗白自家作者,拉黑对家。

有的粉丝甚至在承认抄袭的基础上,继续侮辱原作者:“你的小说就算拍出来了,也不会比她的好看,她写的就是比你好!”这就像是当年柯震东吸毒后,粉丝说“就算吸毒,他演得戏也比别人好”一样,宁愿站在道德的背面,也要孤注一掷。

影视剧市场想恢复良好体制,获得长足发展,抵制和消除抄袭是必须的。然而,这条抵制和消除的道路,目前看来依然任重而道远。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没有了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